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毫無來由的敵意

案主感到困擾的問題是,對某位已故的畫家一直抱持強烈的敵意。

近來這位畫家的紀念展正在宣傳期,媒體上隨處可見畫家的畫作和大名。

案主深感困擾的問題是:「我跟他在工作上曾有數面之緣,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正式互動,所以也不可能有任何結怨的機會。但是我看到他的名字就會不舒服,我會忍不住想要批評他,但是他的畫作明明就很棒。這個情況從我年輕時就開始了,我曾自問我是在嫉妒他的成就嗎?但是似乎也不是。最近看到他的展覽的宣傳影片,我覺得他的作品真的很厲害,很想去看展,但內心又開始覺得不舒服……我不想讓這種討厭的感覺跟著我一輩子,我想看看系統排列能不能找出我這種奇怪的心態是來自哪裡?」

我們為此做了一場排列。

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

家族排列要做幾次才有效?


『從案主回饋的文字可以看出來,案主的能量改變了,對工作的看法變得有彈性了,這都是生命力在復甦的現象。她開始成為「有選擇的」,而不是卡在某個關口上動彈不得的……』

【本文開始】
家排案主回饋了一封長信,報告近況。案主同意我可以公開分享,所以我就貼上來了。

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謀生與生存能力的復甦

「好奇妙,這次月經來居然都沒有不舒服。以前月經來時,至少都要不舒服一天。」這是上週來做家族排列個案的案主,週一早上捎來的訊息。

個案原本要處理的是找不到工作的問題,沒想到也附帶的處理了生理上的困擾。

「看來妳過去潛意識裡承載的重擔已經放下,所以生理機能也放鬆了。」我說。

過了兩個小時,案主再度捎來訊息:「哈哈,個案費也賺回來了,剛剛賣出一支股票,賺的錢超過個案費了。」這個回報就跟個案內容直接相關了。因為謀生/生存的能力在復甦中。

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

「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。」

這是上週自由書寫課程中,學員跟我說的話。她在感動的淚水中說出這句話時,我受到震撼,一時無語。那是一個虔誠的教徒與她的神的深刻連結。在這一刻,無論我認為的神和她認為的神有多少不同,我深深的同意,那份寧靜就是神。

這期的自由書寫課程,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……呃,抱歉,與其說是大膽,不如說「就是我在耍任性而已」……我刪除了所有花俏的書寫設計,只讓學員專注在一件事上面,就是「無念書寫」。

這根本就是一個「趕學員」的爛主意吧!上到第三堂課,出席的學員只剩下半數(但是留下來的,顯然都是對於自我覺察有高度意願的人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