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

「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。」

這是上週自由書寫課程中,學員跟我說的話。她在感動的淚水中說出這句話時,我受到震撼,一時無語。那是一個虔誠的教徒與她的神的深刻連結。在這一刻,無論我認為的神和她認為的神有多少不同,我深深的同意,那份寧靜就是神。

這期的自由書寫課程,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……呃,抱歉,與其說是大膽,不如說「就是我在耍任性而已」……我刪除了所有花俏的書寫設計,只讓學員專注在一件事上面,就是「無念書寫」。

這根本就是一個「趕學員」的爛主意吧!上到第三堂課,出席的學員只剩下半數(但是留下來的,顯然都是對於自我覺察有高度意願的人)。


看到學員人數減少到一半,我問學員說,來上這麼枯燥的課很辛苦吧?但學員卻說不會,很有趣,也很有收穫。

嗯,我相信會留到最後的學員,是真的很有心,也很有緣的。不過我也必須坦承,下期開始,我還是會將課程恢復到之前那種花俏的型態。終究大多數來參加課程的學員都不是為了修練自己而來。在餐盤上擺上一些花花草草,讓餐點上桌時看起來很澎派,還是必要的。

但是,這樣一門專注於無念書寫的課程中,我也看到學員不斷的自我覺察,不斷地深入在當下,所帶來的效果。

在第三堂課結束前,我讓學員嘗試了一次「亂語靜心」,然後接著進行一次無念書寫。活動結束時,學員分享說,她的宗教信仰是主張一神論的,剛剛在書寫中,她的頭腦突然出現這樣的念頭:「萬一我的神不喜歡我做這件事怎麼辦?」

(我猜她的擔心來自於我曾在課程中表明我是奧修門徒。)

但是,她的確在這些書寫過程中體驗過幾次寧靜、喜悅、幸福的感受。於是,當她的頭腦出現這份擔心時,接下來,她就寫下「神就在這份寧靜中等我」的句子。我看到她幸福滿溢,不知如何傳達出這份感受的表情。我覺得我懂。這種寧靜爆發的片刻是無法用言語傳達給他人的。

或許就為了看見發生在學員身上的這一刻,我任性的修改了課程內容,把它弄得如此「枯燥」。但體驗到這個片刻的發生,我覺得一切就值了。

舊的課程版本有很多花俏的書寫設計,我會把它們復刻回來。它曾經在台北的課程中帶來很多淚水,它曾經在竹北的課程中帶來很多的愛,它曾經在高雄的課程中帶出很深的寧靜。這些可遇不可求的經驗提醒了我,它很美,只是需要有懂得欣賞它的人出現。什麼時間有這樣的人願意來,就什麼時間開。

而完全只做無念書寫的課程版本只能為有心人而開,他們要真的很願意跟自己連結,才會覺得這樣的課程有趣。也許,它比較像是一個進階課程吧。


【延伸閱讀】無念書寫:步驟詳解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