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

【無念書寫】為什麼叫做無念書寫?

偶爾會有學員問到:「無念書寫要我們寫下所有的念頭,那不就是『有念』嗎?為什麼會叫做『無念』書寫?」
如果有時間,我就會慢慢的解釋給學員聽,如果沒時間,我就會說,先不要管名稱的問題,先試過再說。
因為名稱的重要性不大,要取什麼名字都可以……但我終究是個思維嚴謹的人啦(哈哈),所以我當然不會隨便取名字。如果想知道這個名稱的意義,可以浪費時間繼續看下去。
………………
首先,無念書寫的重點不是寫下「所有的念頭」。無念書寫的重點在於「密集性的覺察你自己」,而第一個步驟是「寫下你當下感受」。

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

【家族排列】案主分享

一週之前,案主發了訊息給我,分享她在家族排列個案後的一些的變化。內容是令人驚喜的,但因為是排列隔天發生的,所以我覺得需要再等等,等能量沈澱下來,我再考慮適不適合分享在粉絲頁上。有時候,治療師太快做些什麼,對案主不見得是好事。
剛剛我發訊息詢問案主,是否同意我將文字截圖分享在粉絲頁上。案主慨然應允,同時也補充說:「現在每天都有排便耶!」

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

那不叫修行,那叫做度假

「胃食道逆流有比較好嗎?」我問案主。
「有比較好一些。」
「我記得你這個問題已經很久了,你有去給我介紹的中醫師看嗎?」
「有……」
「以陳醫師的醫術,不應該這麼長的時間還沒好,這不太正常。」
「就是時好時壞……我一緊張胃就會不舒服,我很容易緊張……」
「嗯,緊張所帶來的壓力,是有可能讓你的胃疾復發……」話鋒一轉,我問:「你有在靜心嗎?」

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

【無念書寫】時間到了可以繼續寫嗎?

關於無念書寫,有學員問我:「十分鐘到了,我可以繼續寫嗎?還是一定要停下來?我常常覺得十分鐘不夠,想要繼續寫下去。」

我的回答是:「當計時器響了,如果你剛好寫到某個心情或感受,你覺得還沒表達完,那就繼續寫,直到你覺得夠了為止。」

「但是,」這很重要:「這種覺得十分鐘不夠寫的情況只會偶而發生。如果你是常常覺得十分鐘不夠,還想繼續寫下去,那表示你可能誤解了無念書寫的重點。請回頭把【無念書寫:步驟詳解】和【無念書寫不要預設主題】再仔細看一次。」

十分鐘是一定夠的。一個密集性覺察的書寫,十分鐘是一定夠的。如果不夠,表示你跟頭腦的思想過於認同,你迷失在你的「戲劇」裡面了。

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沒有靜心,很多的苦都是白挨的

案主通知我,上週應徵的工作單位,通知她被錄取了。工作環境和待遇都不錯,總算心上一塊頭落了地。

她覺得家排很奇妙,就在做過個案後,突然間通知她去面試的機會就變多了。

我很為她高興。但也提醒她看見一件事情:從這次的經驗可以看到的,如果沒有靜心,很多的苦都是白挨的。

因為在投履歷的過程中,如果三四天都沒有通知面試的消息,案主的頭腦就會開始焦慮,擔心自己找不到工作(因為年紀已經老大不小了)。

我給案主的建議只有一個:「此時與其懷憂喪志,不如藉此機會練習靜心。無念書寫十分鐘+靜坐十分鐘。然後看看結果會如何?」

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

【學員分享】心靈圖卡進階/台中學員分享

上完OH卡進階班,課後的第一天:使用克服卡練習了(講義上的牌陣)【大家眼中的自己】。然後一整天都在等主任出現,要跟他討論買牌卡的事,我跟一起上課的同學都覺得,系上學生寫劇本或處理事情與團隊溝通很需要OH卡的幫忙(雖然我已經有很多次幫個別學生使用過了)。最後終於等到主任也同意了。

我發現我今天整天一直在回想,練習神話卡時我說的故事,尤其是白馬王子跟仙女馬車錯過的那一張,還有同學說的國王公布土地徵收公告,娶到皇后的故事……我深深為那些感到著迷。

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

心靈圖卡進階/課後隨筆

「心靈圖卡進階」在台中開班。兩天的課程可以把學員餵飽、餵滿、餵到滿出來XD,有問題問到沒問題,問到不知道要問什麼問題。人生最大的問題其實是頭腦,頭腦安靜了,就沒有問題可問了。

進階班的課程重點是設計提問架構(牌陣)的原理原則,以及OH卡全系列家族牌卡的個別運用與綜合運用。這些練習活動,目的在深化學員解讀OH卡的能力與經驗,因為唯有自己對於解讀OH卡的過程感到駕輕就熟,當需要協助別人解讀時才會感到安心自在。

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毫無來由的敵意

案主感到困擾的問題是,對某位已故的畫家一直抱持強烈的敵意。

近來這位畫家的紀念展正在宣傳期,媒體上隨處可見畫家的畫作和大名。

案主深感困擾的問題是:「我跟他在工作上曾有數面之緣,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正式互動,所以也不可能有任何結怨的機會。但是我看到他的名字就會不舒服,我會忍不住想要批評他,但是他的畫作明明就很棒。這個情況從我年輕時就開始了,我曾自問我是在嫉妒他的成就嗎?但是似乎也不是。最近看到他的展覽的宣傳影片,我覺得他的作品真的很厲害,很想去看展,但內心又開始覺得不舒服……我不想讓這種討厭的感覺跟著我一輩子,我想看看系統排列能不能找出我這種奇怪的心態是來自哪裡?」

我們為此做了一場排列。

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

家族排列要做幾次才有效?


『從案主回饋的文字可以看出來,案主的能量改變了,對工作的看法變得有彈性了,這都是生命力在復甦的現象。她開始成為「有選擇的」,而不是卡在某個關口上動彈不得的……』

【本文開始】
家排案主回饋了一封長信,報告近況。案主同意我可以公開分享,所以我就貼上來了。

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謀生與生存能力的復甦

「好奇妙,這次月經來居然都沒有不舒服。以前月經來時,至少都要不舒服一天。」這是上週來做家族排列個案的案主,週一早上捎來的訊息。

個案原本要處理的是找不到工作的問題,沒想到也附帶的處理了生理上的困擾。

「看來妳過去潛意識裡承載的重擔已經放下,所以生理機能也放鬆了。」我說。

過了兩個小時,案主再度捎來訊息:「哈哈,個案費也賺回來了,剛剛賣出一支股票,賺的錢超過個案費了。」這個回報就跟個案內容直接相關了。因為謀生/生存的能力在復甦中。

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

「原來,神就在寧靜中等我。」

這是上週自由書寫課程中,學員跟我說的話。她在感動的淚水中說出這句話時,我受到震撼,一時無語。那是一個虔誠的教徒與她的神的深刻連結。在這一刻,無論我認為的神和她認為的神有多少不同,我深深的同意,那份寧靜就是神。

這期的自由書寫課程,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……呃,抱歉,與其說是大膽,不如說「就是我在耍任性而已」……我刪除了所有花俏的書寫設計,只讓學員專注在一件事上面,就是「無念書寫」。

這根本就是一個「趕學員」的爛主意吧!上到第三堂課,出席的學員只剩下半數(但是留下來的,顯然都是對於自我覺察有高度意願的人)。

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

無念書寫不要預設主題

進行「無念書寫」,不要準備主題,不要預設內容,只寫下這個當下,此時此刻你所感受到的、感知到的一切。例如:我覺得很累。那就寫下「我覺得很累」。寫不出來,就寫「我寫不出來」但其實你已經在寫了——這就是重點:寫下所有當下你所感知到的任何東西。

一開始你的頭腦會認為你在寫一些無意義的東西,頭腦會阻止你繼續寫。不要理會你的頭腦,繼續覺察,繼續寫。

這是無念書寫初學者容易誤解的地方。舉個例子來說,假設你今天早上進辦公室,被一個同事惹惱了,你沒有當場對他表達你的不舒服,經過一天的時間,你已經有點淡忘這件事情了,然後晚上你來教室上課,我告訴你說:「現在我們來進行十分鐘的無念書寫。」你聽到這個指示,頭腦立刻想著:「啊,要寫什麼呢?對了,早上同事做了讓我生氣的事,我來寫這件事好了,藉這個機會幫自己清理一下,以免積壓情緒……」

這個「想一件事情來寫」的念頭,就是會讓你的無念書寫無法發揮效果的原因。

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

光灸經驗談:終於想到要拿出來用

左手臂有條筋絡因為使用不當,已經不舒服了兩個禮拜。
今天有朋友提到可以去給中醫針灸,我才想到應該自己先用光灸治療看看,結果才使用不到10分鐘,就已經好了八九成。我自己都覺得很驚訝。
常常,治療工具就在自己手邊,但是當我的意識處於某種無明的狀態,我就不會想到要拿出來用。等到我想到要用時,發現10分鐘就治好了,自己都會有種荒謬感:那麼過去兩週,我是為何要受這個苦?(笑)
我幫我的光筆找到便宜又好用的收納盒,以後要出門給個案方便多了~(開心)

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

我是如何進行一對一的家排個案的?

有朋友私訊詢問家排個案的事情,或許這些也是其他朋友會想問的,所以我把它們整理成一篇: 

問:「老師好!我有感情及金錢上的問題,不知家族排列是否可以幫助我呢?」
答:「您好,藉由家族排列來釐清感情和金錢方面的困擾確實很有幫助,排列可以幫助我們看見問題的根源,並尋找解決之道。」

問:「它與前世回溯有何分別呢?」
答:「除非問題的根源在前世,否則並不會碰觸到前世的議題。大部分的人,問題都在今生的家族糾葛,而不在前世。」

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

幾朵飄落的櫻花,為案主的潛意識注入了新的可能性

今年(以農曆年計算)的第一場一對一家族排列個案,櫻花幫上了忙。
在排列過程中,我讓案主躺下來,然後拿起花瓶裡的櫻花,在案主的氣場上做了一些工作,幾朵櫻花飄落在案主身上。個案結束時,案主感受到不可思議的、無與倫比的放鬆,整個人顯得神清氣爽,個案前的主述症狀也消失了:「哇,從來沒想到身體可以麼放鬆!!」

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

從家族排列談身體療癒

案主來約另一次個案的時候,順道提起前兩次個案後的變化。

藉由這個例子,我想聊一聊我對於家族排列運用在健康問題上的一些看法。

基本上,人類的身體是有自癒能力的,這個自癒能力如果搭配了適當的醫療措施,那麼應該會加強身體復原的能力以及康復的速度。

可是,如果在我們的潛意識或是靈魂層面,有一個相反的作用力在運作著,那麼這個自癒能力就會受到壓制,而外來的醫療措施也會找不到施力點,而難以發揮完全的效果。

也就是說,外來的醫療措施仍然必須建立在「自癒能力可以正向運作」的這個基礎上。

換句話說,如果這個身體自己不想要康復,那麼醫療行為就很難發揮它應有的效果。

那麼,身體為什麼會不想要康復呢?

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

已經在他處學過OH卡,可以直接從進階開始上嗎?

有客人寫信到奧修能量小鋪詢問:「請問若已經在他處上過OH卡課程,沙久的課可以直接從進階開始上嗎?」

奧修能量小鋪的答覆是這樣:

「您好,心靈圖卡課程一定要從初階開始上課。原因是,Sarjo所設計的課程,有很多獨特的OH卡使用觀念,如果沒有從初階開始上課,您的基礎觀念可能會和其他學員不一樣,那麼進入進階課程時,就變成溝通交流時的一個障礙。

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

OH卡諮詢晤談個案

【個案型態】
運用OH卡進行諮詢晤談。幫助案主針對人生中難以抉擇的情況,或是不知如何面對的問題,找到面對問題的力量與智慧。

治療師透過對談的方式,協助案主解讀圖卡畫面所反映的心靈訊息。這些訊息是我們的心一直想要告訴我們的,但是過去這些聲音常常被干擾、忽視或壓抑,所以才會讓我們在面對自己的人生時,陷入左右為難、舉棋不定、不知如何是好的困局。

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

光灸經驗談:向存在借筆芯


昨天才說,最近不會再寫光灸文了。但是,今天發生一個有趣的經驗,很值得一寫。

下午,工作到一個段落,覺得有些疲倦。我取出光筆工具,幫自己做彩光能量平衡。

幾支顏色過後,感覺已經差不多了,我就看著我的手,看它還準備去拿哪一支筆芯,結果,我的左手慢慢地移動,但略過了擺在面前的所有筆芯,然後慢慢地往身體的上方伸去。

我以為我的左手想要伸展筋絡……因為我常用左手拿手機看螢幕,所以做彩光能量平衡時,左手常常會自動作一些伸展的動作,用來放鬆左手的肌肉組織。

但這次,它繼續往上伸展,然後向著空中,拿……是的,拿了一支「無形的光筆芯」。然後,拿回我的面前,將「無形的光筆芯」裝入光筆桿中。

2018年1月7日 星期日

光灸經驗談:修補能量體的破洞

這是我寫光灸經驗的第五篇文章,在短晚期內,應該不會再寫新的文章。

我想,我要表達的、要記錄的,應該都寫下來了。

對於想要了解我的光筆使用經驗的人,或是想要了解彩光能量平衡的人,這些資訊已經非常充足,甚至超越了頭腦所能了解的資訊。

對於Aura-soma彩油光筆的使用,我是全然直覺式的。這個直覺不是聽覺的,不是視覺的,而是身體的。

我信任我的手。它總是挑對正確的顏色,然後,在正確的位置上工作。

這份信任,會帶來很多超乎想像的經驗。舉例來說,一般情況下,我們拿著光筆,會將光線照射在人體上的某個部位,讓人體接受那個顏色的光的頻率波動。透過這個照射的過程,人體的「能量身體層」(能量體)開始受到影響,進而發生變化。

但是,當我們完全信任光的帶領時,有時它會帶領我們去到無法解釋的位置上。

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

光灸經驗談:彩光能量療法的第三種路徑

目前研究光灸的主流方向,走的是類似針灸的路線,也就是人體出現什麼症狀,就使用什麼顏色的光,照射什麼穴道,以達成治療的效果。

而Aura-soma的彩油光灸,走的是另一個路線:它以脈輪的色彩理論為基礎,結合靈性彩油/平衡瓶原有的顏色治療理論,作為選用顏色的依據。

我個人採用的是後者,因為它跟我的能量工作經驗是相符的,使用起來得心應手。

舉例來說,通常胃部不舒服的時候,使用黃色的光去照射第三個脈輪,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有效的。就脈輪顏色理論來看,胃部的區域剛好對應的就是黃色脈輪,所以這印證了脈輪理論的可行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