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月16日 星期三

【心靈圖卡】貫通心靈訊息的路徑

上完「心靈圖卡高階」的學員,傳給我一張照片,分享了她的心情。

這是她在地方法院調解室拍下的照片,為了結束一段婚姻,她必須經歷一些法律程序。在調解室,她運用高階班教的「無卡解讀」技巧,看著窗外的風景,連結自己的心靈路徑,幫自己解除了心中的煩惱。

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

【OH卡解讀】2018年終回顧:學員解讀分享 11-23篇


11.【Wan*** Le*的分享】
(圖1)回顧2018年,我的哪一個部分進步了或成長了?
挖土機在挖土,帶著人們對未來的希望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的不安在開墾,但是大家願意跨出一步接受開墾,我感覺到「改變」。

2018年開始接觸一些身心靈課程跟資訊,願意開始改變自己的個性,覺察自己的情緒,練習跟自己對話及自省,是我自己最大的成長。

【OH卡解讀】2018年終回顧:學員解讀分享 1-10篇


2018年要結束囉,依照慣例,由我出題給心靈圖卡學員進行「年終回顧解讀」,用同一組圖卡來「回顧過去與展望來年」。

這回我從「自然環境卡 HABITAT」中隨機抽取四張圖卡,然後請學員朋友根據題目寫下自己的解讀,分享在群組裡。

閱讀著這些解讀內容,真是不得不大大讚嘆大家的解讀功力啊!

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

讓OH卡成為心靈上的「家庭常備良藥」

今天突然有個領悟:這些日子以來社會人心動盪不安,為了公投議題、選舉輸贏、豬瘟防疫、經濟變化、國家安全等各種問題,24H資訊衝腦,攪動得人心惶惶、終日不得安歇。所以我把OH卡初階的招生文案寫得太「輕鬆好玩」,是吸引不了客人的。

【家族排列】看見前世的被害人

最近幾個個案,不約而同的,在排列過程中都現出前世議題。

當案主或案主的父母,在前世傷害了別人,來自受害者的憤怒和悲傷的能量,會在排列中出現,形成一股強烈的影響力。

有些時候,讓今生的當事人向前世的受害人道歉,就足以讓前世的被害者放下心結。

但最近到來的例子比較嚴重,即使讓今生的當事人向前世的受害者道歉,也無法平息被害人的恨意。

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

【心靈圖卡】OH卡提問案例:無法決定的工作機會

朋友對於某個工作機會有興趣,但是又遲遲無法做出決定,於是請我使用家族排列的方法幫他。

我說,你這個情況應該使用OH卡就可以了(其實使用家族排列也可以,但因為我懶。)

我靠著沙發舒服的坐著(如果是家族排列就不能這樣了啊XD),請朋友自己拿著一副OH卡,由我發問,然後他自己抽牌,看著圖卡回答我提問的問題。

【家族排列】胃食道逆流:燒灼心頭的記憶

案主來尋求家族排列的幫助,希望了解自己為何常常出現胃食道逆流的問題。

過去的就醫經驗是,服藥幾日就會治癒,但一段時間之後又會復發,因此懷疑在能量層面有根源性的議題沒有處理,而導致身體以胃食道逆流的症狀來反應真相。

為此我們做了一場排列。

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

【家族排列】替代溜班的人偶

跟朋友約好要幫對方做一對一的家族排列。人到了現場,才發現我沒把排列用的人偶帶出門啊!(糗XD)

我說,家裡有跳棋嗎?沒?有象棋嗎?沒?那紙片也行……XD

最後看到一組精油瓶,大小適中,就把這些瓶瓶罐罐拿來當人偶用,完成了這場排列。

對於就地取材這件事,我還算有些天份XD 。有一回在排列個案中,我在尋找一個方法或機會,要讓案主放下來自家族集體潛意識裡的「一定要拼命撐著」、「絕對不能倒下」的生存焦慮時,看見了工作室的水瓶裡插著觀賞用的櫻花(花市買回來插的)。我讓案主躺下來,取出開滿櫻花的樹枝在案主身上畫了幾圈,櫻花花瓣紛紛飄落在案主身上,最後,我撿起一瓣落地的櫻花,放在案主的眉心輪,然後停下所有的動作,讓案主休息一段時間。

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

【心靈圖卡】沒有牌卡的牌卡解讀

在心靈圖卡的高階課程,我們訓練學員進行「沒有牌卡的牌卡解讀」,隨手拿起一本書籍或雜誌,隨意指定一張圖片,就可以進行心靈圖卡諮詢的工作。

到了這個階段,就再也沒有圖卡難得倒你了。

心靈圖卡只是一個媒介,一條連結心靈訊息通道的路徑。熟悉這條路徑的方法,在初階課程就教了,叫做「OH卡解讀四步驟」。這四個步驟是我過去覺察自己解讀牌卡的心理過程,然後在學員身上反覆印證歸納出來的。

【家族排列】被困住的膝關節

上個月初,我從一個高處跳到水泥地上,不慎震傷右膝關節,強烈的酸痛讓我當場「掰咖」(跛腳)。

經過正骨師的治療,情況一天比一天好轉,我也很放心地等待身體自己慢慢修護受損的筋絡。

可是上週膝關節突然又不舒服起來了,走路時會感覺到明顯的酸痛,所以只能回到掰咖的姿勢,一拐一拐的行走。

我覺得很疑惑,是什麼原因造成右膝關節的筋絡又縮緊了?這些日子因為行動不方便,所以我的每一個動作都像老人家一樣緩慢,連趕路或趕車這種動作都不能做,上下樓梯也都要抓緊扶手才能完成。

當天我剛好完成一場一對一的排列個案。個案結束後,我想到一件事:對於右膝關節受傷這個事件,我一直當作是一場單純的意外,並沒有去探究它背後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