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

【無念書寫】不要回頭看

進行無念書寫時,有時候,寫著寫著,突然腦袋一片空白,不知道要寫什麼。這時,人們可能會採取一個策略,就是回頭去看自己前面寫了些什麼,甚至是從頭把自己剛剛寫過的東西讀一遍……這個動作,叫做「回到過去」,那是頭腦想要從前面(已經過去的時刻)書寫過的文字中找出可以延續下去的脈絡、邏輯,幫助自己找到可以書寫的東西。

但是無念書寫沒有邏輯、沒有脈絡,我們每一筆都在當下,我們寫下的每一句話都在呈現這個當下進入我的覺察範圍內的「事實」。

所以,當你發現你不知道要寫什麼,就寫「我不知道我要寫什麼」,當你感到腦袋一片空白,就寫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」,這就是「事實」,這就是你當下覺察的東西。

讓你的書寫一直保持與當下的覺察在一起。不要回頭看。

2019年7月14日 星期日

【自由書寫】台中一日班課後隨筆

昨日在台中完成「自由書寫:與心對話」的一日班。有學員覺得一日班的課程走得比較深。我也覺得。

很多的情緒震盪在課程中發生,很多的淚水在書寫中潰堤,很多的喜悅在照見自己時引動。

其實一日班和平日班的課程內容大同小異。但連續七八個小時一直跟自己保持連結,跟每堂課兩小時,然後回家消化,下週重頭開始,感覺確實不一樣。

可是如果有人問我,是不是上一日班比較好,我的回答會是「依照你的時間而定」。

一日班的課程比較密集,能量張力比較大;平日班分了幾堂上課,學員有機會回家消化,下次再來。各有勝場。所以最終的決定因素往往在於「什麼時候有空」,而不是「哪種方式較好」。

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

【無念書寫】一個小小的範例

今天早上起床後,覺得有些「坐立不安」。

我在這裡所說的「坐立不安」是指「當一個人不看手機、不看電視、不看報紙雜誌……這些幫助他分心、分神的東西,就不能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超過一分鐘」。

意思是,他無法待在當下,無法只是跟自己待在一起。

這種狀態,就是我說的「坐立不安」。

2019年7月5日 星期五

【無念書寫】看見真實而脆弱的自己

經過10分鐘的「無念書寫」,如果你感覺到自己還卡在半空中,沒有放鬆下來,不妨回頭檢查你剛剛書寫的內容——你有很直白的寫下你的感受嗎?還是你一直在寫你的頭腦的想法?

幾乎是毫無例外的,每當有學員在自由書寫的課程中提到自己在書寫結束時,並沒有感覺到放鬆、平靜或輕鬆愉悅,而我請學員從自己剛剛書寫的文字中找出三個「很直白的寫下自己的感覺」的句子,學員常常只能找到一個。

也就是說,在這10分鐘的書寫中,你大部分的時候,其實是在記錄你的頭腦的意見、評論、觀點、批判、論斷、推論、慾望、野心……在這個過程中,你變成了頭腦的抄寫員,而跟你的心失去了連結——你迷路了。

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

【家族排列】難帶的孩子

案主再次來約個案,提到上次家排個案過後一個月,效果開始出現了。我說什麼效果呢?

案主說,以前和孩子溝通時常常覺得孩子很難帶,有很多衝突,讓自己的心情很受打擾,但排列個案過後一個月,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和孩子溝通了。

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

【無念書寫】如何跳出頭腦的無限迴圈

在「自由書寫:與心對話」課程中,我用中醫的「七情」的分類方式,來幫助學員認識常見的情緒反應。我認為這有助於學員在書寫時,更容易找到正確的詞彙來表達自己當下所覺察到的心理反應。

中醫的七情,是指「喜、怒、憂、思、悲、恐、驚」這七種心理的或心思的狀態。從字義來看很容易理解,這七種狀態分別是「高興、生氣、憂慮、思考、悲傷、害怕、驚嚇」。

2019年5月27日 星期一

【無念書寫】讓隱身於內在的覺察者甦醒

感謝台灣自然醫學學會的邀課,在西門町的教室開「自由書寫:與心對話工作坊」。上週是第一堂。下課時,有位學員留下來跟我聊天,她是一位對能量比較敏感的人,所以第一次來到這個教室,感覺是不喜歡的,但是等到我開始帶領靜心之後,她就覺得氣氛改變了。

我半開玩笑的說:「嗯,如果教室的能量不夠好,我們就用自己的能量改變它。」一群人一起做靜心的能量是很大的,即使只有短短的幾分鐘。

2019年4月5日 星期五

【心靈圖卡】改變了說者和聽者的關係

朋友碰到一些過不去的事情,打電話來問我的意見。

我請對方把OH卡拿出來,問幾個問題,請對方看著圖片回答我,然後,問題就解決了。

朋友遇到選擇上的困難,打電話來問我的意見。

我請對方把OH卡拿出來,問幾個問題,請對方看著圖片回答我,然後,問題就解決了。

以前,碰上這類情況,我必須花很多力氣去聆聽朋友的故事,然後努力去分析和解答朋友的問題。

有時我說對了,有時我說錯了;有時朋友聽得進去,有時朋友聽不進去;有時我想說服對方聽進我的意見,有時對方一直跟我辯論。

無論如何都要跟我說「掰掰!」的孩子

覺得愧對這孩子的天真……

晚上六點多,公園的溜冰場上只剩我一個人在溜直排輪鞋。

一位約莫五六歲的小男孩跟媽媽說,他要進到場子來裡面玩。媽媽說好,並囑咐他不要撞到別人喔(別人就剩我一個啦XD),然後就放他一個人在溜冰場裡面跑。媽媽自己則靠在外圍的欄杆滑手機。

小男孩自己跑了一陣,可能覺得不夠好玩,開始追著我跑,我滑10圈,他就跟在後面跑10圈,我滑20圈,他就跟在後面跑20圈。我一直聽到小布鞋在我跟後趴搭趴搭的發出跑步聲。

幾次停下來時,我跟他說,哇,你好會跑。一開始他有點不好意思,後來就會看著我笑。

2019年4月3日 星期三

【家族排列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

收到一則案主回饋的訊息:
「老師您好,我去年曾經找您做過家排,議題是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,當時不知道是因為我受到太大的驚嚇或是有自己不願意面對的議題,所以感受不到當時的能量,但這半年下來,我有了很大的改變,辭掉了原本的工作,做了一些一直想做卻沒做的事,也開始看見自己、了解自己,讓我覺得自己正慢慢的走在路上,現在回想起當時的狀況,還是覺得心有餘悸,家排師真的是一個很偉大的工作,所以想再次謝謝您,祝福您一切安好:)」

「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」是我常常接到的個案類型。

聽到這句話,我會先分辨,案主說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什麼?

通常我會請案主舉出生活中的例子,說明自己在生活中或工作上碰上什麼情況,讓案主感覺到自己的問題是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。

因為一個「失去生命動力」的案主,也會覺得自己「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」。但前者其實是更嚴重的問題。